马德兴:里皮曾反对国足踢中超 有关方面感觉不快

2020-04-14 10:00:08 来源: 体坛周报

疫情下,中戴维斯录像坛何时重启?至今未有答案。不过,围绕着三级联赛的议题与设想不少。这其中以01年龄段韦德视频队出战中乙联赛最为引人注目,因为一旦变成现实,它将是继1988年初徐根宝所率的中国国家二队(实为中国第一支U23国奥队)征战甲A联赛后,第二支出战国内联赛的国字号队伍。所不同的是,徐根宝时代的“国二”所参加的并非职业联赛,是专业时代的产物;而今中国足球步入职业化已是第28个年头了,国青出战的中乙联赛虽为第三级别联赛,但势必会被外界认为是一种“倒退”。当然,“国青战中乙”并非一时之心血来潮。

一、被叫停的国足打中超

相信球迷都还记得差不多两年前所传出的“国足打中超”的计划,“国家队参加中超联赛”只是整个设想中的一部分,全套设想还包括国奥队参加欧冠视频直播、国青队参加中乙,以此解决“磨合”、“练兵”问题。联赛暂停期间,各级国字号队伍再代表中国征战洲际大赛。“国足打中超”的计划被媒体曝光后,因外界反对声过大而最终不了了之。于是,“变通”之下,在2019赛季的中超中出现了“国家集训一队”、“国家集训二队”之说,而且部分也确实变成了现实。

4月13日A4.jpg

因国家队目标与影响太大,加上外界习惯于“往上看”而不在意“下面”,因此,在“国足打中超”未能变成现实后,外界并未注意到,“国奥打中甲”、“国青打中乙”的设想甚至具体的操作一直就没有停止过,而且,像北体大直接收购原来的中甲球会北控俱乐部、中乙球会河北精英俱乐部,这些俱乐部其实都是为国字号队伍准备的。在迄今为止尚未有定论的中甲增补候选俱乐部名单中,河北精英俱乐部并没有按足协的相关规定递交增补材料,等于直接放弃晋升中甲的机会,很大程度上就是为避免同一级别联赛中出现“关联俱乐部”的情况。

去年下半年后半段,有关方面一直在努力运作让99国奥队征战2020赛季中甲联赛一事。按说,97国奥队参加中甲才更合理、更符合“国奥打中甲”的逻辑,但由于第四届亚洲U23锦标赛暨2020年东京奥运会亚洲区预选赛在今年年1月份结束,以中国97国奥队的整体实力和水平,拿到奥运会入场券的可能性不大,于是再保留这支97国奥队、整队参加2020赛季中甲的意义也就不大。作为一种“变通”,因亚洲U23锦标赛每两年进行一届,第五届U23亚锦赛将在2022年进行,而且2022年9月份还有杭州亚运会,99年龄段队伍作为这两项大赛的适龄参赛队伍,需要有更多的比赛机会。所以,相关人士就一直在运作99国青队取代97国奥队,用“北体大”的“壳”来参加中甲。为实现这个目标,99国青队现任主教练扬戈维奇一度成为北体大队在2020赛季主教练的热门人选。同样地,成耀东所率的2001年龄段国青队征战中乙联赛的事宜也在操作之中。当然,按当时的设想,这支01年龄段国青队是“借壳”河北精英队。

实际上,当时足协为让这两支国青队更好地完成集结、整队参加中甲与中乙联赛,也曾在转会规定方面下了一番功夫。例如,放开U21球员转会名额,即每家俱乐部引进的U21球员不受限制,某种程度上就是便于这两支国青队更好地集中。当然,两支国青队所借之“壳”的北体大与河北精英两家俱乐部肯定不可能采用“买断”方式,而是以“租借”方式,将两支国青队中球员从所属原中超、中甲俱乐部中租借过来,球员的所有权依然还在原俱乐部。

二、里皮辞职成转折点

“国足打中超”的设想在2019赛季未能变成现实,与意甲录像的重新回归有很大关系,毕竟里皮本人是坚决反对这种做法的。这也是为什么“国足打中超”在2019赛季不再有下文、但“国奥打中甲”、“国青打中乙”至去年下半年仍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操作的原因。

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去年11月在迪拜进行的中国队与叙利亚队的世预赛40强赛小组比赛后,主教练里皮会直接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辞职,这完全打乱了先前的诸多部署,各方之间也出现了完全不同的声音。里皮离开后,“国足打中超”的设想又被重新提上了议事日程,选择本土教练出任男足国家队主教练,其中的一个原因与此有很大关系。在相互关系方面,中国本土教练与足协或更高管理部门之间属于“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而包括里皮在内的外教与足协或更高管理部门之间则是属于“雇佣关系”。两种不同性质的关系,决定着本土教练更容易实施“国足打中超”的方案。只是,最终“国足打中超”的方案在去年底还是未能付诸实施,至于具体的原因,这里就不再展开了。

“国足打中超”的设想未能变成现实令有关方面产生不快,相应地,“99国青打中甲”、“01国青打中乙”两个“借壳”计划也就同样被束之高阁。再加上步入2020年后,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令各项工作全面受阻。于是,有关“国青打中乙”就暂时没有了下文。不过,北体大和河北精英这两个中甲和中乙俱乐部依然还是按照自己的计划在展开,原本要将“壳”借给中国01国青队的河北精英俱乐部,将把先前由总局和北体大组织选拔并派送至塞尔维亚留学的U19青年队召回,让这支青年军以河北精英队的名义出战2020中乙联赛;而原先参加了去年中乙联赛的河北精英球员则将“脱钩”,另外注册一家俱乐部并出战2020赛季的中冠联赛,以争取重回中乙行列。

三、国字号重建旧事重提

随着疫情的逐步控制,中国足协的相关工作虽无法全面重启,但各级国字号队伍的建设仍是重中之重。在2020年,中国男、女国家队以及04年龄段U16国少队均有正式的洲际赛事任务,而01国青队因为在去年11月份的亚青预赛中小组未能出线,从今年到2023年夏巴黎奥预赛第一阶段小组赛之前都将没有赛事任务。而中国足协和国家体育总局历来都重视奥运会,如何有效地为这支2024年巴黎奥运会适龄队伍创造机会?始终是摆在足协领导面前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去年11月亚青预赛结束回到国内后,国青主教练成耀东在向足协进行总结汇报时,就明确提出动议,即是否可以考虑让国青整队参加中乙联赛?首先,国青队因为未能获得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资格,这个年龄段的球员将面临“无赛可打”的尴尬。而在2021年全运会男足赛中,中国足协先前决策中,没有将01年龄段队伍列入其中,即没有U20这个组别,使得这个年龄段的球员又缺少了一次“有压力的比赛”机会,这显然不利于这个年龄段队伍未来的成长。

作为过去两届全运会男足U20组别冠军队的主教练,成耀东率上海的93年龄段队伍单独组建参加过中乙联赛,实践证明打中乙联赛对年轻球员的成长非常有利。而上海的97年龄段队伍虽没有单独组队参加中乙联赛,但却以上港预备队的名义出战中超预备队联赛,让这些97年龄段球员经受了锻炼,也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效果,只是牺牲了诸多上港一线队中替补球员的机会。也正因为此,为解决01年龄段国青队比赛少、有压力的比赛更少的问题,成耀东专门提出了“01国青出战中乙联赛”的动议。这个设想与有关方面提出的“国青打中乙”的思路完全吻合,也得到了足协的坚决支持。这也才有了随后的一系列运作,即希望“借壳”河北精英参加中乙联赛。

不过,前面已经提到,因为里皮的突然辞职,导致诸多情况发生变化,这个设想暂时被搁置。但在中国足协重提国字号队伍建设事宜时,“国青打中乙”的设想并未放弃。在“借壳”不成的情况下,中国足协还是决定索性直接以国青名义征战中乙联赛。需要指出的是,成耀东在去年7月份接手01年龄段国青队时,与中国足协签订了为期3年的合同。换而言之,在未来一段时间里,成耀东依然将是01年龄段队伍的主帅。一旦国青出战中乙,则主教练依然还将是成耀东。

四、日本U22队参加J3联赛的实质

中国足球当下最突出的问题是青少年竞训质量不高,甚至可以说是水平低下,因而人才青黄不接的情况越发突出。更要命的是,中国各级青少年国字号队伍最近几年来连进入亚洲决赛阶段比赛都成问题,更妄论进入亚洲前四、征战世青赛与世少赛了。“一代不如一代”更是对目前中国青少年足球的最佳描述,01年龄段球员相比先前的99年龄段、97年龄段更弱。但未来征战2024巴黎奥运时,中国足球却依然不得不依仗这一批球员。在基础如此孱弱的情况下,不管是教练抑或足协,肯定要采取一些特殊办法,尽可能缩短这批球员与亚洲高水平间的差距。“国青打中乙”,无疑就是办法之一。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国青打中乙”是足协“急功近利”的又一体现,“只重塔尖、不重基础”、“只重国字号”。但这恐怕还是一种误解,它与“国足打中超”是两个不同层面的概念。这方面,日本足协技术委员会从2014赛季开始推行的“U22选拔队参加J3联赛”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日本U22选拔队参加J3联赛,国内一直认定是“日本版的国奥打联赛”,实质与国内所说的“国奥打中甲”明显不同。日本足协推出这个政策的目的,主要是针对日本各俱乐部青训梯队以及高中毕业后的球员从19岁到22岁这个年龄段之间缺少比赛机会的情况,为缺乏实战的年轻球员创造上场比赛与实战机会,那些俱乐部中的主力或主力替补则不会入选。所以,最终日本国奥队中来自U22选拔队中的球员人数屈指可数。

当然,日本足协推出这个政策与日本职业联赛从2009年取消“卫星联赛”即预备队联赛有很大关系。国内中超、中甲虽设立预备队联赛,但各俱乐部的重视程度、比赛的质量等着实令人不敢恭维,关于预备队联赛中的各种“段子”、“笑话”这里就不想多说了。而青少年方面的竞赛体系、比赛质量同样无需多说,在U系列联赛被全部废除后,原本属于补充性质的青超联赛在N多人看来纯粹就是“浪费钱财”,各种一边倒的大比分层出不穷,锻炼人、培养人更是无从谈起。加上各地方青少年队伍的训练水平不高,完全无法与亚洲水平相抗衡。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将那些稍微有点基础与底子的球员暂时先集中起来,通过强化来尽快提升他们的水平。

去年11月初在亚青预选赛结束后,笔者作为唯一一位赴现场采访的中国记者曾与主教练成耀东以及教练组其他教练有过深入交流,一致的看法就是:把这批球员集中起来进行训练、比赛,最好是直接参加中乙联赛。实际上,国青队教练组的几位外籍助教,对“国青打中乙”的设想也是持明确的支持态度。按说,这几位来自英格兰、爱尔兰的教练对英格兰、对欧洲足坛的情况了如指掌,欧洲根本就没有青少年国字号队伍集中打联赛的,但他们坦言:作为国字号青少年队伍,其实不是教练不想集中,而是根本就没有条件与可能,如果中国国青队能集中起来边训练边比赛,他们完全有信心通过两三年的时间,将中国国青队的竞技水平提升两三个台阶。而这也让主帅成耀东更坚定“国青打中乙”的设想,也是为什么足协坚决支持并落实的原因。

五、亚洲青少年国字号“俱乐部化”

近年来,当越来越多的人“言必称希腊”、大谈欧美青少年足球如何水平之高时,越来越多的球迷感也受到了我们身边的对手进步神速,像缅甸、越南等这样的东南亚球队、塔吉克等这样的中亚球队都已代表亚洲出战世青赛、世少赛了。在以韩国、日本、沙特为代表的亚洲高水平传统足球强国依然处领先之时,印象中的那些所谓“弱队”进步飞快,这使得亚洲各队之间的差距变得越来越小。在这种格局下,中国足球所面临的形势也就越来越严峻,我们不仅对强队取胜的机率不大,对过去印象中的“传统弱队”也没有了必胜的把握,而且比赛中变得越来越艰苦。但是,这背后除了“重视”之外,恐怕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就是亚洲青少年国字号队伍的“俱乐部化”。

“国家队”与“俱乐部队”最大的差异在于时间,俱乐部球队基本是全年都在一起训练、比赛;而国家队则只能根据国际足联的相关规定,一年之内只有几次短期集中。这里所说的“青少年国字号队伍‘俱乐部化’”,其实指的就是越来越多的亚洲国家在青少年国字号队伍建设方面,几乎就像是“俱乐部”一样,实施长期集训、比赛。

就以卡塔尔为例,当我们在大谈“精英学院”的成功之道时,我们不能忘却一点,他们的各级国字号队伍从U13开始就几乎常年集中在精英学院里生活、学习、训练、比赛。像2014年第一次夺取缅甸U19亚青赛冠军的那批95年龄段球员,就是在一起生活了8年。而2018年U23亚锦赛上获得亚军的越南95年龄段队伍,一多半球员都来自黄英嘉莱俱乐部,从2007年开始,他们就进入当时的“黄英嘉莱—阿森纳足球学院”一起生活、学习、踢球。如今,越南国家队中的一半以上的球员都是这批队员。而历史上第一次闯入世青赛的越南97年龄段国青队中,一多半以上的球员则是从小在越南政府出资组建的PVF足球学院中生活、成长。目前,法国人特鲁西埃成为了PVF足球学院的技术总监,并兼任越南01年龄段国青队主教练,队员几乎也都大多出自这所学院。

在2016年巴林U19亚青赛以及2018年印尼U19亚青赛上,中国的97年龄段国青队以及99年龄段国青队均在小组赛中输给塔吉克队。或许,中国球迷并不清楚:塔吉克国青队之所以有如此强的竞争力,与他们的国青队整队参加塔吉克国内顶级联赛有关。以塔吉克99年龄段国青队为例,塔吉克足协从2017年底起就将适龄球员集中到巴奇俱乐部,整队参加2018年的顶级联赛,国青主教练穆滨·埃尔加舍夫兼任俱乐部主教练。塔吉克足协的目标很明确:巴奇俱乐部参加顶级联赛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成绩,而是让国青球员有更多的实战锻炼机会,“以小打大”,甚至不惜降级。在2018年的塔吉克联赛中,巴奇队排名垫底、不幸降级,但塔吉克国青队在印尼亚青赛上闯入了八强,只是在1/4决赛中0比1惜败于韩国队而未能进军世青赛。

当下,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全球足球停摆。在目前依然进行着的新“全球五大联赛”中,塔吉克联赛乃其中之一。但中国球迷或许并不清楚,在12支征战顶级联赛的队伍中,以2019赛季第二级别联赛冠军身份升入顶级的火车头-帕米尔队,其实就是塔吉克01年龄段U19国青队。该队的主教练就是国青队主教练穆滨·埃尔加舍夫,队员基本以01年龄段球员为主,而征战了去年U17世少赛的塔吉克02年龄段国少队队员也都集中在这支队伍中。塔吉克足协的目的与做法其实与2018年时的巴奇俱乐部一样,就是让年轻球员通过高水平比赛尽快提升水平。

今年10月份,由01年龄段国青队所参加的U19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将在乌兹别克进行。在今年1月份的亚洲U23锦标赛上,乌兹别克97年龄段国奥队距东京仅有一步之遥,最终名列第四。新赛季开始前,乌兹别克足协联手乌兹别克奥委会,开会研究后决定组建一支名为“奥林匹克24”的足球队,从今年开始参加乌兹别克第二级别即甲级联赛。球队由2001年与2002年出生的球员组成,所有球员从乌兹别克各职业俱乐部球队中抽调,共有25名球员,其目的就是为今年的亚青赛以及2024年巴黎奥运会展开全方位准备。

类似这样的例子,亚洲范围内还可以列出很多。而更令人惊讶的,这种情况已经延伸到了U16国少队整队征战U19青年联赛,像缅甸04年龄段国少队就是典型代表。可以这么说,青少年国字号队伍“俱乐部化”在亚洲范围内随处可见,特别是足球水平不高的地方。中国的青少年足球如果不想办法改变现状,依然还是按部就班、沿用过去的老办法,恐怕很难追赶上他们前进的步伐,“超越”对手更是枉然。尽管我们也希望中国的青少年足球能够采取像韩、日那样的做法,不断涌现出更多、更优秀的青年才俊,而且韩日做法也确实值得我们很好学习。但在尚未学成之前,类似这种“俱乐部化”完全可以为我所用,而且两者之间并不矛盾。

六、最大难题恐乃准入标准问题

当然,“国青打中乙”如果要变成现实的话,问题恐怕不在于究竟是参加南区的比赛还是北区的比赛,也不在于成绩如何或如何计算成绩,毕竟这些都属于技术性问题,很容易解决。真正的问题恐怕还是一个“准入标准”问题。

中国足协早年已拟定了中乙联赛的准入标准。作为标准的制定者,中国足协如今让国青征战中乙,等于是“带头”破坏了标准,容易落下“话柄”,且某种程度上与设想中的中超U23队征战中乙联赛是同样性质的问题。或许,先前拟定的中乙联赛准入标准中有诸多不合理之处,而且也没有考虑国内各俱乐部的现实情况。那么,足协在决定国青、中超U23队出战中乙之前,是否应该首先是调整准入标准?唯如此,或才能让各种风险降低至最小。

延伸阅读

本文来源:体坛周报 作者:马德兴  责任编辑:徐泽鑫_BJS4919

足球比分直播 足球比分直播 北单投注 800体育 足球比分网 足球即时比分 湖南卫视在线直播 NBA直播 网球比分 NBA篮球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