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东京奥运没有延期,现在被众星捧月的或许不是全红婵,而是15岁的她

网易体育8月5日报道:

出征东京奥运会前,15岁的陈芋汐在自己的行李里放了一只布朗熊,就像所有这个年纪的姑娘一样,她相信这只小熊会给自己带来好运。两周以后,小熊的身边多出了一块金牌和一块银牌。

奥运开始前的一个多月,国家跳水训练馆里,已经不再像往日一般热闹,每次队员入水的水花声和踩板的响声都清晰入耳。从去年十一月到今年五月,经过三站奥运选拔赛之后,中国跳水梦之队按照积分和综合评定,选出了出征东京奥运会的名单。处于防疫和集训冲刺阶段的需求,在备战奥运的最后时间里,跳水馆里只剩下名单上的十名队员开展每天的练习。


在这十人中,有九人拥有奥运冠军或世界杯冠军头衔,三人参加过奥运赛事,另外七人是首次参加奥运会比赛,这其中,就包括陈芋汐。

2005年出生的陈芋汐,哪怕是在年轻人居多的中国跳水队中,也算是年龄小的。既然被外界称作“梦之队”,队内竞争的激烈不言而喻。在2019年,陈芋汐拿下光州世锦赛10米台冠军,随后她开始与张家齐配对女双10米台,剑指东京。从技术动作上来讲,张家齐是偏柔和一些的,而陈芋汐则是更加有力的。

刚开始的时候,两人技术动作配合起来不是那么顺利。但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两人也慢慢找到了感觉,成绩不断提升。陈芋汐跳不好的时候爱钻牛角尖,而张家齐却想得比较开,两人性格上达到了互补。不过女孩子之间,总会有些小矛盾,有分歧的时候,两人会说着说着就不理对方,但好在马上又很快和好、认真沟通。


两个小姑娘都明白,前面有经验好、训练水平高的大姐姐,后面还有状态成绩突飞猛进的小师妹,想有一刻的放松都不可能。环境压抑和心理压力都只能靠自己去调节,“没有竞争比赛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成绩,如果只是一个人在训练,肯定对对自己放松要求。”陈芋汐在奥运最后的备战期心态已经调整得不错。

东京奥运开赛前,陈芋汐和队友们一共进行了四次队内赛,与此前的队内比赛不同的是,这四次队内赛都模拟了奥运比赛的现场——现场全程英文播报、裁判员全部统一服装,就连开赛时间都与东京奥运会保持一致。在队内测试赛中,跳水队领队周继红反复就技术性和双人跳台的同步性给她们做出调整,也提出了更高要求。每一次队内测试赛,年轻队员的心理压力都不小。

但这期间,让陈芋汐和队友最怕的还不是比赛,而是几天一次的“称体重”。为了提升成绩,按照跳水队规定,队员的体重都应该保持在40公斤左右,一旦超出就会通过更加严酷的训练来减重。陈芋汐有一段时间的体重稍微高了一些,所以此后每次上称前她心里都相当忐忑。

实际上,在同龄人中间,陈芋汐一直算是比较“瘦弱”的,那个时候压根没有“长胖”的烦恼。小时候她非常挑食,体质也十分不好,连练习跳水,都是一位“伯乐”连哄带骗让她坚持下来的。说起陈芋汐与跳水的缘分,离不开中国第一代跳水女皇史美琴,陈芋汐亲切地叫她“外婆”。

陈芋汐出生在一个体操世家,父亲陈健是徐汇区青少年体育运动学校的体操高级教练,母亲董春华是上海体育学院体教训练学院体操副教授。陈芋汐的祖父陈新熙是上海的著名体操运动员。


从小陈芋汐就体弱多病,经常发烧、感冒,体质比较弱。但尽管如此,体育却是陈芋汐的最爱。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年仅3岁的陈芋汐看着电视机里的奥运会比赛,学会了人生第一首歌——国歌。每次看到中国选手登上奥运会冠军领奖台,陈芋汐都会对着电视机昂首挺胸、激动地高唱国歌。

由于爸爸妈妈都是体操教练,陈芋汐对体操表现出偏爱,3岁多就开始在徐汇区青少年体育运动学校进行简单的体操训练。虽然体质弱,但陈芋汐的本体感受好,肌肉神经发达,技术动作做几次就可以定型,动作十分规范,而且比赛注意力很集中,这都是优秀运动员的潜质。陈芋汐一度被徐汇区青少年体育运动学校8-9位教练看中,都说她是个好苗子。这其中,就有史美琴。


作为中国游协恢复在国际泳联合法地位后,第一位跳水世界冠军,史美琴退役之后回到上海做起了基层跳水教练和管理的工作,上海走出来的不少跳水苗子都源自这位伯乐,包括后来的奥运冠军吴敏霞。有意思的是,陈芋汐就是她当初从体操队“抢”来的。

身体条件不错,加上又有一些体操基础,史美琴在办其他事情的时候,无意间看到小小的陈芋汐,她一眼就相中了这个在训练场上眼神坚定的女孩。不过那个时候,年纪小小的陈芋汐对于跳水练习完全没有兴趣,作为体操世家的孩子,她成天泡在体操馆里玩。

在史美琴的记忆中,陈芋汐小时候体质很不好,从小有厌食的毛病,人也特别瘦。带到跳水队后,她经常是练一天,后面十天都生病发烧没人影。而且,那时候她自己也觉得跳水没有体操好玩,所以经常和她爸爸回体操队训练。但是陈芋汐特别喜欢当时上海籍的跳水明星吴敏霞,为了把陈芋汐从体操队带到跳水队,史美琴花了不少心思。有时候连哄带骗告诉她说,“吴敏霞姐姐今天要来跳水馆哦”,她才愿意来练。


带着“去跳水队把游泳学会”的想法,陈芋汐开始坚持在泳池中训练,逐渐她和爸爸妈妈都发现,或许自己天生就是为跳水而生的,“我学的第一个自选动作就练得很快很好。”此后,父母为了照顾她训练,特地在跳水队指定入读的光启小学后面买了房子。但身体瘦弱的陈芋汐怎么都吃不胖,身体中段腰腹缺乏力量。作为当时的分管领导,史美琴顶住压力给了陈芋汐“特殊照顾”,同意让她可以每天回家住宿。

史美琴对于陈芋汐而言,是自己的“伯乐”,更像家人,陈芋汐称呼她为“外婆”。光州世锦赛预赛,陈芋汐由于紧张发挥有些失常,史美琴接到越洋电话,她告诉陈芋汐,“外婆以前也经历过很多的失败,一次失误并不会对后面有太大的影响,你要相信你自己。”最终陈芋汐拿下了自己首次参加大赛的第一块金牌。赛后一个人等待尿检,陈芋汐又拨通了“外婆”的电话。


除了伯乐之外,在陈芋汐这一路还有很多重要的人物起到了关键作用——少体校跳水队的金晓峰教练、把她当成自己“女儿”余晓玲教练、国家队教练任少芬、领队周继红,以及她的偶像吴敏霞。

比如从上海市队就陪伴陈芋汐的余晓玲教练,在陈芋汐得到国家跳水集训队的调令之后,她就坚定地选择跟随她一起前往国家队,当时,她自己的女儿还在备战高考的过程之中。

而作为陈芋汐的偶像,吴敏霞在今年5月的奥运选拔赛上亲自来到赛场给自己的师妹打气,这让陈芋汐开心了好久。

有着背后强大的陪伴,一路走过来,陈芋汐在“天才”云集的中国跳水队也算得上佼佼者,但能在梦之队突出重围,走到奥运舞台,并非一般人能够做到。

2017年初,陈芋汐进入上海市队训练,为了不耽误队员的学业,孩子们被统一安排到徐汇区的光启小学。在跳台上肯学不怕吃苦的陈芋汐,在学校同样以此面对学习。班级里,她是大队长,无论是数学还是语文、英语成绩都非常优秀。还参加了学校的一些文艺表演,又会画画,简直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按照史美琴的说法, “如果没有成为一名专业运动员,她就是个学霸。”


2018年9月23日,陈芋汐在全国跳水锦标赛中崭露头角,获得了女子单人十米跳台冠军、男女混合双人十米跳台冠军。2018年10月,陈芋汐正式入选上海跳水队。5个月后,陈芋汐就因为出色的技术入选中国国家跳水队。2019年7月17日,在光州进行的2019年国际泳联世锦赛中,首次参加世界大赛的陈芋汐获得女子单人十米跳台冠军,这也是中国跳水队时隔6年后再次获得该项目的世锦赛冠军。看起来一切都一帆风顺。

鲜为人知的是,在2017年到2018年间,学习新的动作过程中,陈芋汐“一直学、一直摔”。当时的她每天都会摔到青一块紫一块回去,她听别人说每天要摔72次才能够把动作学会,就一声不吭,“我怕爸妈心疼,从来不给他们看我的伤。其实他们知道运动员哪有没伤病的,但偶尔被他们看到,还是会很惊讶。”她笑称自己可能忍了,一路摔到奥运会的。

2019年,陈芋汐拿下光州世锦赛10米台冠军之后,所有人都以为她的奥运之路会一路坦途。但实际上陈芋汐那个时候正值生长发育的关键时期,成绩受到身体影响,出现了一些波动。


好在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举行,给了她充分的调整时间。在教练的带领下,陈芋汐更改备战计划,加大训练量、控制饮食,防止体重大幅度上涨,这些努力终于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不过也有烦恼,因为延期的这一年时间,她个子长得有点快,一年就长了十公分,现在有1米50多,对于跳水这种空中翻腾多的动作,个子长太快也成了“负担”。

在激烈的竞争中,陈芋汐最终入选了中国跳水队的奥运名单,走上东京奥运会的舞台。女双10米台决赛,陈芋汐和张家齐发挥出色,帮助中国跳水队实现该项目的六连冠。单人10米台决赛中,陈芋汐和全红婵携手出战,最终全红婵以466.20分获得冠军,陈芋汐得到425.40分,获得亚军。当所有人都在感慨全红婵如同紫微星一般横空出世时,只比她年长了不过1岁的陈芋汐,用超乎年龄的成熟与大度表示:“她比我那时(2019年世锦赛)更厉害,水花和动作细节比我更出色。”

如果东京奥运没有延期现在被众星捧月的或许不是全红婵而是15岁的她

球棎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排球直播 足球即时比分 足球直播 英超直播 365篮球 足球比分 最快比分 亚冠直播 风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