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暴力街区的他,是一个防守工兵,更是绿军之魂

2020-09-15 08:55:32 来源: 网易体育

“如果你没看比赛,发现斯马特的数据很难看,那就意味着,对面有人要倒霉了。”肯巴·沃克说。

“他是我们战斗的能量源泉。”

在隆多、布拉德利之后,凯尔特人再也没设过队长,但大家心中有数,现在在队内最久的斯马特,就是毫无疑问的队长人选,这也不是靠资历来的,斯马特本来就具备着球队队长的一切资质。

是队长,不是带头大哥,两者有着明确的区别。斯马特从来不会不管青红皂白地支持队友,他其实也不那么喜欢出风头。一切为了赢球是他最喜欢说的话,所以整个生涯过来,他都没有哪年打满了首发。

然而他对球队的意义越来越大,这些年的出场时间都在27分钟以上,今年甚至达到了32分钟。他的假摔,夸张动作,以及被放空的打铁依然常年出现在人们的笑料中,但这些人并不知道,他的三分已经连续两年超出联盟平均水平了。


斯马特,26岁,在今年蝉联了一防。比起只拿过两次二防的巴蒂尔,在这个时代,外线牛皮糖防守者得到了更多的尊重。当然,斯马特的防守观感上也值得被尊重,他喜欢判断外线防守者的球路,用手指尖点到篮球,改变方向之后就全力冲出去,哪怕是在地板上滚几圈,这个球他也要定了。

这种回合的出现,不只是会给球队增加两三分——斯马特的存在就是给队友注入强心剂,连一向严苛的主教练史蒂文斯都说,“我爱他,我信任他。”

凯尔特人的三代主控,以赛亚-托马斯、凯瑞-厄文、肯巴-沃克,在防守端都是劣势点,通常他们的对手由斯马特解决。凯尔特人有天然有层次的防守阵型,外线的第一道路障,就是斯马特。

“我们的任务是限制对方进攻手的节奏,如果他们轻松走到里面,我们的中锋就会被杀伤,”斯马特说,“就算有人过了我,他也不会舒舒服服地做下一个动作,我的队友已经过来补位了。”

和其他顶级防守球员不同的是,斯马特有着厚实的身板,同时又是一个优秀的控球后卫,这赛季他的场均助攻达到了4.9次。他说从来没关注过助攻数据,但每场只靠着防守之后的转换,就能拿到不少助攻了。

“最佳防守阵容?那是应该的,”斯马特说,“但我觉得,我应该当选最佳防守球员。还有谁能像我一样防守五个位置呢?这个联盟对防守型后卫有一种偏见。上一个得到最佳防守球员的后卫是佩顿,他还没防过中锋,我又防前锋又防中锋,选我没问题吧!”

斯马特有他的一套理论,“没有哪个小个子能像我这样防守那么多大个子。我个子不高,但我能防波尔津吉斯、特里斯坦-汤普森、勒夫这样的大个子。我还能防守EURO战报、勒布朗、沃尔和哈登,但是那些大个子就不可能出来对位小个后卫。”

斯马特有着扎实的低位防守技巧,在本赛季所有低位防守超过50次的球员中,他的造失误率仅次于诺埃尔排名第二。用斯马特自己的话说,“进攻球员的关键是舒适感和节奏感,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们感觉到不舒服。”

在防守大个子接球的时候,斯马特把自己的位置称之为“四分之三拒绝”,他会绕到大个子半身位,逼迫后卫只能用高吊球来传球,而另一只手则能干扰到后卫出球的另一个区域,这也是斯马特经常抢断横向传球的关键,他块头大但速度并不慢,而且并不狂热于反击暴扣上十佳球。抢断之后,斯马特会故意收一下速度,把球塞给快速跟进的后卫,或者高高抛起,让大个子来一个空中袭击。

“我不怎么热爱数据,”他说,“赢球比什么都重要。”


但斯马特也经常吐槽不公平,他觉得很多人不懂得如何分析防守,“好多人只会看篮板和盖帽数据,但是防守根本就不止这些,”他说,“如何干扰对方的挡拆,如何破坏对方的一对一,当对方寻求换位的时候怎么办,这些都是学问。”

看起来,斯马特已经把自己视为联盟的防守专家了,但把时间拉到6年前,可能连他自己都想不到,进入联盟之后会成为一个高级角色球员,一个防守远远多于进攻的团队球员。

他在俄克拉荷马州立大学就读,大二赛季场均18分5.9篮板4.8助攻,被认为可能会成为一个简化版的勒布朗,但在选秀大会上,偏偏是前十里唯一一支不需要摆烂的凯尔特人挑中了他。

而这支球队因为交易赚翻,根本不缺高位秀。6号秀的斯马特刚来的时候有点被冷落,助理教练告诉他,“找点事情做”。

第一个赛季,他扭伤了左脚踝,缺席了10场;然后两次被安排到发展联盟找状态。作为一个6号秀,难免会让外界觉得“养废了”,连一些随队记者都有些担忧:斯马特的命中率始终不见起色,手里还没有球,他还能做什么呢?


但安吉从来不担心,他们决定选斯马特,就不是为了要他拿什么数据,而他自己本来就是这样的性子。你大可以去嘲讽他不会砍高分刷数据,但正如肯巴-沃克所说,大家能打得舒服,都要感谢斯马特。

他在高中和大学穿的是3号和33号,这两个号码属于绿衫军的两位传奇,也是斯马特极为崇敬的两人,丹尼斯-约翰逊和拉里-伯德,所以他把两个数字加了起来,变成了36号。也是阴差阳错,当他新秀赛季伤愈归来,凯尔特人交易到了小托马斯,所以斯马特完全不用去关心要如何成为球队尖刀,他只要把该死的空位跳投搞进去就好了。

他有一个自己很喜欢的外号,“金刚狼”,他也不惧怕和任何人对位,库里也好,恩比德也罢,追到半场,还是死扛低位,他都知道技巧在哪。唯独进攻方面并无太多起色:2019-20赛季,是他第一次场均出手上双,12.9分也是生涯新高,打太阳那场,他居然三分球22投11中,砍下了生涯最高的37分。

很难具体评价斯马特的三分水准:对手会有意放他出手,但如果放的够大,他也有35%以上的命中率,这赛季他每场能投进2.3个三分球,已经算是高产投手了,但三分和反击上篮,只是基本技能,并不是他安身立命的本钱。

斯马特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从小就知道了。

“生活不是电子游戏,这是一个寒冷的世界,非常寒冷。如果你不能坚持学习,理解更多的事情,那么世界可以很容易把你吃掉。”


斯马特成长于一个暴力喧嚣的街区,他仍然记得12岁那年,突然外面一片骚动,斯马特和小伙伴们在兜里放满了石块,随时准备还击。

但这次有人大喊,“跑!快跑!”他意识到不对,豁出命来疯跑着,身后一直有人喊着“弄死他”,他和小伙伴躲到一个僻静处,在昏暗的光线里,看到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上了膛的枪。

这种事情在他的少年时代并不少见,但他直到有多危险:这些亡命之徒才不会管你是不是和他有交集,他们草菅人命,也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更可怕的是,在这个街区的孩子,很多人的梦想就是成为这样的黑帮凶徒。

还好有篮球,篮球可以让他逃离这片街区,让他不必成为随时可能倒下的无名氏。而对于斯马特来说,让他意识到必须要有一种全新的活法,是哥哥托德。

托德在15岁那年被发现眼睛后有一个肿瘤,随后癌细胞扩散到了肺部和胃部。斯马特和托德感情最好,但托德的身体越来越糟糕,后来只能用眼睛和斯马特对话。

2004年,33岁的托德在和癌症抗争了18年后,还是离开了世界。

他还有另一个哥哥,迈克尔。迈克尔的篮球天赋可能比斯马特还要强。19岁的他在兰开斯特高中打控球后卫。然而离开高中之后,他加入了街头帮派,进入了满是黑帮、毒品和枪支的世界。

迈克尔和朋友们在街头横晃,开着奔驰和86雪佛兰,每周可以赚8000美元。他们身上披金带钻,买超大尺寸的平板电视。迈克尔告诉斯马特,他每周能赚2500美元,倒卖毒品,玩女人,拥有5把枪,其中还有一把是AK47。

那时候斯马特才10岁,他只是一遍遍告诉哥哥,妈妈不想看到你多发达,她只是不想看到你进了监狱或者埋在了地下,她已经失去一个儿子了。

托德死后一年,还在高中打球的斯马特收到了一条短信,告诉他迈克尔进了医院,因为连续一个月的可卡因滥用,迈克尔打了一个喷嚏,从床上翻了下来,伤了眼睛,他被立刻送到医院,那时候已经昏迷了。

斯马特握住迈克尔的手,只是悲悯地看着他,迈克尔说,从眼神里,他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样了。


迈克尔开始远离街头,再也没闻过可卡因,他告诉以前的黑帮成员,让他们离弟弟远一点,“要好好生活,别像我一样。”

在斯马特参选那年,迈克尔27岁,在仓库找了份平凡的工作。而斯马特带着家人的期许从高中一步步走向职业,托德穿3号,他死的时候33岁,所以斯马特的号码是3号和33号。他直到自己从哪里来,也清楚要往哪里去。

凯尔特人队内喜欢单挑斗牛,塔图姆是最强的单挑手,但他并不喜欢面对斯马特。当他持球做试探步的时候,斯马特的一只手始终悬在他的右手上方,塔图姆并不能轻易完成干拔跳投。

“你敢出手,我就保证把你的球打掉,”斯马特说,“不信你就试试。”

他们的单挑并不流畅,塔图姆花了许多时间做假动作来摆脱斯马特的防守,用他的话说,“比打比赛还累。”

但他走下训练场的时候还是对着斯马特喊了一句,“你不可能防住我!”

斯马特装作很失望地转过身摇摇头,然后转过来,大笑着和塔图姆击掌拥抱。

在这里,他可以保护身旁的兄弟了。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 作者:163  责任编辑:杨建坤_NS4215

大赢家比分 足球即时比分 比分365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 西甲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低调看直播 足球比分直播 CBA直播 足球新闻